• 师娘艳史

    时间:2019/08/18 02:03:57

    师娘艳史


    华山,位于长安东部的华阴县境内,山势险峻,奇峰巍峨。其顶峰直入云端,终年云雾缭绕,游客罕至。在其峭壁之后的深谷内却有一处盆地,因四面群山环绕,岩石中有温泉汩汩流出,整个谷中四季如春,奇木异草,苁蓉茂盛,一个隐喻隔世的好去处。林中一处如茵的芳草地坐落着三间并排的木屋,背依一潭清澈的泉水,此时正值初夏的午后,艳阳高照,天气显得有点微热起来。「哟……坏蛋……啊…」一阵销魂荡魄的女子娇喘声息从潭边传来,水声阵阵。只见在小潭岸边的青石上,两只雪白的肉体正扭缠在一起。「师娘,你还那幺紧……哦…好棒…」「啊……用力…啊,啊啊——」伏在雪白丰满的女体上的男子,屁股在剧烈地挺动着,他的双手已勾起了身下美女的修长双腿,双脚蹬在水下的岩石上,挺直了身子,更加用力地撞击着。女子亢奋的娇声尖叫着,一只纤手拨开零乱的秀发,露出了如花娇美的粉脸,眉目如画,俏脸晕红,十足一美人儿。只是眼角细细的鱼尾纹暴露出了她已经三旬以上的年龄。男子喘着粗气,用力冲击着美妇的丰润肉体。「师娘,啊……你又用素女功了……」随着犹为稚嫩的男声响起,一张俊秀稚气的少年脸庞从美妇丰满颤抖的高耸双乳中抬了起来。少年脸庞瞧起来不过十四五岁,但身体已生的健壮修长已如成年人,趴在妇人白嫩芬芳的肉体上的身子肌肉虬结,爆发出惊人的活力。「小坏蛋…谁叫你那幺……厉害的,啊……」妇人媚眼如丝的浪叫着,丰满的大屁股放荡的扭了几扭。销魂的感受着下体潮湿的穴儿里那粗壮有力的男根的抽动。「不行,不行了……」少年感觉到师娘温润湿滑的销魂洞极深处一阵阵奇异的吮裹,弄得自己的大肉棒顶端阵阵酥痒的感觉直冲后腰。他忍不住加快了抽动的速度,带起了阵阵的云雨声。「啊,啊,啊……云平,给我,给我……」美妇在少年云平的快速进攻下,迅速地达到了高潮,娇嫩雪白的胴体颤抖着绷直了起来,下体的销魂处一阵湿热,泻了出来。云平「啊」了几声,大屁股又用力撞击了几下,猛的从美妇的销魂下体里抽出了自己的挺直阳具,移了上来。阳光下,少年的阳具远超出年龄的粗壮硕长,上面湿漉漉的沾满了美妇下体晶莹的爱液。妇人粉腮晕红的睁开如丝的媚眸,粉嫩的小香舌尖儿舔在云平的大龟头上,吮吸着那本属于自己的爱液。少年亢奋的一手握在自己的大阳具上套弄着,猛得身子一僵,大股大股的白稠的精华从龟头的小口处喷射出来,射入美妇半张的樱桃小嘴里。美妇嘤的娇哼了一声,小口含住了少年的大龟头,用力地吮吸起来,把少年喷射出来的精华一点不剩的咽了下去。「唔──,唔」伴着妇人饥渴的吞咽声,少年云平从她的樱唇里满意地抽出自己硕大的肉棒,一缕晶莹透明的粘液淫荡的挂在粗长的阳具与樱唇之间。美妇销魂的瞟了云平一眼,慢慢地将雪白粉嫩的身子翻了过来,香脊纤腰,下面浑圆的丰臀,那柔美的线条使得云平的胯下雄风没有半点消减,欲火高涨的大手在师娘雪白如玉的粉臀上扭了一把。「小坏蛋……」妇人淫荡的吃吃娇笑着,翘起了自己引以骄傲的迷人丰臀。少年扶着跨下的挺直大肉棒凑了上来,滚热的大龟头却抵在了妇人的粉臀中的一漩菊花上,妇人嘤咛着,随着阳具的逐步深入,俏脸上显现出了更加销魂的媚人神色。「真好……啊……」云平慢慢地把自己火热的男根全部深入了师娘的后庭,强烈的紧缩感让他销魂无比,难以想像师娘那幺小的后庭菊洞竟可以把自己的大肉棒完全容纳,虽然已做过好多次,但少年每次都感觉刺激无比。他调整了一下姿势,然后就开始抽动了起来。「啊,啊,啊,」妇人销魂之极的娇唤着,她以前从来不知道自己后面这个洞让这个小徒儿开垦后,会如此的销魂蚀骨,以至于自己乐不疲此,回回都要做,她浪叫着,粉嫩的胴体激动得颤抖着,银牙紧咬,快乐的刺激一遍遍的冲刷着美妇的娇躯。……夕阳西下,潭中的娇喘浪叫声已经逐渐平息下去,少年云平懒洋洋的在水中舒展开健壮的四肢,星眸微合,任由身躯在水面上半沉半浮的游荡着。美妇慵懒的雪白娇躯仍旧趴在潭边的青石上,俏美的桃腮上挂着满足的微笑,粉嫩的后庭漩菊里少年的精华正慢慢地溢出,一时间,两人平静无声。「平儿,明天你师傅就和小婉回来了……」妇人媚荡的俏脸上流露出些许奇怪的神色,或者她心里有点愧对自己的丈夫和女儿吧,又或者是盼望这样的生活能够永远持续下去,不愿意做回少年的长辈罢。云平「唔」了一声,没再有言语。自从一个月前师傅带师姊去云梦泽访友,自己就把师娘弄上了手。玩了这幺久,咋一离开这丰润白腻的娇媚胴体,真有点舍不得。但见这荡妇已经食髓知味,还有的是机会。「小坏蛋,你师傅回来后也要来找我……嗯?」美妇秀美欣长的雪白胴体滑入水中,如八爪鱼似的缠在了云平的身上。云平感觉到师娘饱满高耸的双乳贴在自己后背上,那两颗相思红豆立即硬立起来。和师姊一样,都是敏感的体质呀。少年感慨着,转身过来抱住了师娘来回扭动的雪白丰臀,胯下依旧挺直的大阳具用力顶进了妇人的销魂私处。妇人娇嘤了一声,美好的上身绷直了,纤手主动托起自己胸前一只雪白柔腻的奶子塞到云平的口中。……武林中人人都知道有个华山派,华山派自然住在华山上,但华山派自己也不知道武林中十五年前冠绝江湖的「龙凤侠侣」也住在华山的后山里。龙凤侠侣,男的叫「龙见九天」岳奇山,女的叫「凤舞银河」梅萱,两人都是当年江湖风云榜上的前十位人物,但自从女儿岳思婉出世后就双双退隐江湖,过起了隐居生活。少年昨晚又和师娘梅萱在床上盘肠大战到半夜,凭借自己特殊的体质才把这个如狼似虎的美妇喂饱,不觉中已经一觉到了晌午日上三竿时。从谷外传来几声清啸,初时极远,瞬间就已到了近前。梅萱此时已梳装好,不放心的又照照铜镜,确信自己的娇美粉腮上没有什幺男女欢爱的残迹后,才一整容,回复自己一直以来的秀美端庄的神态,迎出门外。「娘,我和爹爹回来了……」只见一个窈窕玲珑的身影扑入了她的怀中,梅萱素手一把搂住了女儿盈盈一握的细腰,仔细端详了一下婉儿酷似自己的娇美俏脸,笑道,「看看你,去了一个多月的时间,晒黑了不少。」「娘……」岳思婉撒娇的扭了几扭,刚要再说话,旁边一个声音传过来,「师傅,师姊,你们回来了。」岳思婉瞟了多日未见的师弟一眼,美眸中柔情似水,俏脸晕红的应了一声,乖巧地站在一边,这时静立一旁的岳奇山走上前来,朗声笑道,「云平,这些日子难为你照顾你师娘了。」说者无心,闻者有意。梅萱不由得俏脸微微一红,这些日子让小徒儿代替丈夫的位置,与自己没日没夜的云雨欢好,确实让妇人有点心理不安,她极快地瞟了云平一眼,嫣然道,「相公,我们进房内说罢。」「好,好」岳奇山说着伸手搂着妻子的纤纤细腰进了房内,云平刚想跟进去,衣角被人轻轻拉了一下,他回头一看,师姊正羞红着粉腮,水汪汪的秀眸涨满了浓情蜜意瞅着自己。他会意地一笑,伸手握住师姊柔弱无骨的素手向隔壁走去,岳思婉娇嘤了一声,她一直不知怎幺搞的,被小师弟一碰就娇躯无力,任由云平把自己拉进房中。「弟……别,爹娘在隔壁呢……」岳思婉低低娇哼了一声,云平这时已经搂住师姊嫩滑细软的纤腰,一只大手从衣缝里伸入,按在少女绵软又极富有弹性的高耸胸脯上。「师傅师娘也在细述衷肠呢,」云平吃吃轻笑着,手指挑开师姊的胸围子,大手完全掌握住少女胸脯上那两只丰盈尖翘的乳峰,指尖顺势捏住了那玉球尖端的细小蓓蕾。「师姊…比上个月更大了……好滑哟」「嘤……」岳思婉娇躯一阵颤抖,发育完全的乳房上那娇美的蓓蕾遭到男人的侵袭,立刻颤抖着充血硬立起来,像是经受不住这幺强烈的刺激似地,少女螓首后仰,樱桃小嘴半张,没等她发出娇吟,云平的火热双唇已经盖了上来。「啊,啊……」少女只觉得浑身火烫,师弟的那两只大手带着电流似的在自己玲珑浮凸的娇躯上揉捏着,所到之处都燃起了熊熊欲火。她忍不住在少年的怀中扭动了起来,云平感受到少女清幽的体香,滑腻弹性的雪肤,心中不由得又欲火高涨起来。岳思婉好不容易才把滑软的小香舌从师弟的嘴里抽回来,轻轻娇喘着,猛然粉腮如滴血般晕红起来,因为她感觉到了自己的丰臀下那男人的权柄的火热和粗硬。「弟……」岳思婉娇羞之极的嘤了一声,仰起俏脸看看欲火高涨的师弟,又无力地趴在少年的怀中。云平知道不能破了师姊的处子之身,否则师父师娘肯定会看出来的,于是他解开腰带,把自己胯下那欲火高涨的男根露了出来,对师姊耳语了几句。「小坏蛋……」岳思婉虽说作过几次,但还是娇羞无比。玲珑的娇躯扭了几下,娇嗔声中低下了头,纤纤素手握着少年挺直火热的大肉棒,秀眸半合中流露出与她文弱秀美的端庄神色完全不符的媚荡秋波来。香喷喷的小舌尖儿在少年的大龟头上淫荡的轻轻一挑,随即小巧的樱唇张开把少年的粗长性器含进了樱桃小口中。云平舒爽的吐了一口气,看着娇美的少女伏在自己胯下不住吞吐起伏着,自己的阳具进入了湿热滑软的女子口腔里,师姊的口交技巧似乎是无事自通的,紧紧吮着自己的大肉棒上下滑动,忽松忽紧的吮吸感比真实进入女人的销魂私处还要快活。岳思婉可不知道就在几个时辰前,小嘴里的这条粗硬大宝贝还在自己母亲娇躯的前后洞及樱唇里抽送喷射过。她这会儿已经完全沉浸在淫欲的迷乱中了。「哦……哦……要射了……」少年感觉到自己的阳具在师姊的樱桃小口里愈发的敏感涨大起来,忍不住前后挺动起来,少女的瑶鼻中发出销魂的嘤咛声,小嘴更加的快速吞吐着。猛然,师弟的身子剧烈一挺,少女只觉得一股股火辣辣的热流从男人的大肉棒喷出,射进自己的樱口里,岳思婉黛眉轻皱,想离开,她一直不习惯把男人射进自己嘴里的精华咽进去。可云平紧紧抱住师姊的螓首,不让她离开,少女幽怨的瞟了这个恶霸的小师弟一眼,鲜润的小嘴吮着少年的大龟头,把云平不住射进自己樱口里的男人精华咽了下去。云平看着伏在自己胯下的美少女第一次吞咽着自己射出来的精华,鲜红的樱唇角慢慢的溢出一丝乳白的液体,这种淫靡的景象几个时辰前同样在师娘的床上出现过,想到这美艳的母女二人分食了自己的精华,少年的心里充满了一阵邪恶的快感。两人刚刚走出房间时,只见岳夫人梅萱微红着眼眶匆匆过来,由于芳心大乱,她也没注意到女儿稍微零乱的鬓发和晕红的杏腮。「云平,你来一趟。」萧云平不明就里的与师姊一同进入大堂,岳奇山正在来回地踱步,见云平进来后,叹了一口气道,「云平,你娘刚才飞鸽传书,想让你回去一趟。」云平不由得愣了一下,他自从三岁起就跟着师父师娘,娘亲什幺样子都不知道,这会儿突然来信让自己回去,让他有点不知所措。「当年你娘一个人带着你和你姊姊两个人逃避仇人追杀,实在没办法,不能断了你萧家的香火,才交给我和你师娘的。现在安定了,你姊姊也要嫁人了,所以你要回去一趟。」「……」云平无语的瞟了瞟旁边的师娘和师姊,二女均秀眸微红,犹豫了一下,他点了点头。「师傅,我什幺时候走?」「明天一早吧。」是夜。山谷的一个隐蔽的小潭边,两个雪白的胴体扭缠在一起。「弟……啊,啊……」岳思婉赤裸着雪白粉嫩的胴体瘫软在潭边的青石上,无力又销魂的扭动呻吟着,云平此时正抱着师姊丰润白嫩的圆臀,埋在少女平坦小腹下的幽从里,舌尖大肆舔吮着那诱人的花瓣。少女春潮泛滥,爱液顺着颤抖的花瓣不住流下,小嘴里动人的哼叫声愈来愈销魂迷乱。一双小手用力的捏揉着自己胸前那两座丰腻富有弹性的雪白乳球,尖端的鲜红蓓蕾已是高高硬立。「弟,饶了……姊姊吧,啊…啊…,姊姊给你…」「这可是你说的哟……」少年邪气的从师姊爱液泛滥的销魂处抬起头来,岳思婉娇喘着,俏脸晕红,轻咬银牙,「小坏蛋……」娇嗔中慢慢转过身来,背对着少年跪在青石上,雪白窈窕的胴体在月光下显得分外玲珑浮凸。云平吃吃邪笑着,跪在少女雪白浑圆的丰臀后,一手抚摸着师姊的粉臀,一手握着自己胯间那根粗长的阳具,大龟头在少女充满爱液的花瓣上轻轻蹭着,岳思婉如遭电击似的,娇唤了起来。「弟……啊,别逗姊姊了,啊…」少年伸手在师姊的雪白充满弹性的大腿上捏了一把,大龟头慢慢向上顶在了少女的淡粉菊庭上,慢慢用力插了进来。岳思婉银牙不由得咬紧了,发出如泣如怨的呻吟声来。「慢点…姊姊好久没弄了……哦,好涨」原来两人前两个月在浓情似火时,岳思婉用小嘴已经不能缓解云平的欲火了,云平强行进入师姊的后庭菊花抽弄了一阵,岳思婉爱极了这个小师弟,加之她本性柔弱,也就咬牙承受了下来。没想到云平享受到女子后庭的紧凑后,竟食髓知味的一再要求,这也就是云平把师娘梅萱上了之后,为什幺一定又开垦了她的菊庭。岳思婉与母亲的体质一般无二,在这种淫邪的要求下,也慢慢发现了销魂之处,于是与小师弟情浓时便与他做这后庭的另类享受。「啊,啊,啊,」随着云平抽弄的速度加快,岳思婉只觉得自己的菊庭深处让那根深入自己的粗长肉棒顶弄的愈发的酥痒,这种酥痒令她忍不住的欢叫,雪白的圆臀前后迎凑起来。云平扶着师姊的盈盈细腰激烈的运动着,少女的菊穴紧紧地吮咬着自己的大阳具,抽送之间敏锐之间的快感如潮水般涌来。「天呀……受不了了,啊,啊,快给我……啊」岳思婉刚才已让云平舔弄的高潮连连,这幺强烈的刺激来回没有多少时间,就让她魂飞魄散,娇躯剧烈颤抖起来。云平抽送中只觉得女子的后庭越来越紧,这幺强烈的感觉让他也忍受不住,阳具猛的尽根而入,火热的精华射进少女的菊穴深处。「啊,我也来了……」云平颤抖着,快活的激射着,伏在了师姊的雪白玉脊上,岳思婉嘤咛地娇唤着,她这等于已把少女的贞洁交给了云平。女子娇喘着,媚眼如丝的承受着压在自己香脊上的情郎的爱抚着自己胸前两只饱满高耸的乳房。没过一会儿,岳思婉娇呼了一声,柳腰已被小师弟抱起,菊穴里的那根粗长之物又开始活动起来,两人又陷入了疯狂的欢爱中。清晨,云平从师姊的房中悄悄离开,岳思婉用小嘴为他服务了两次,菊穴服务了四次,终于体力不支,昏沉沉地睡下。寅时,云平离开时,少女仍旧在香甜地睡着。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