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宁采臣的无限后宫

    时间:2019/08/18 02:03:56

    宁采臣的无限后宫


    第001章老套的死法「唐…小…晨!!!」一声杀猪般的尖叫在回响在一家肯德基店的走廊里, 幸亏离大厅远点否则这一嗓子完全能把这个月的投诉量给拉上去,尖叫的制造者 是这家店一个二十出头的女店员,此时此刻她有一种踹开门冲进厕所的欲望。「丫的上趟厕所够开一次人大会议了,今天拖也得给你这王八蛋拖出来。」 想着她举起粉拳准备凿门,这时候「啪」的一声门开了里面出来一个也穿着店服 的青年,满脸尴尬的看这她,女店员的手扬在空中也不放下,顺手抓住正在提裤 子那人的领子上,看她表情愤恨之极,好像马上要用额头狠狠的撞在对方的鼻梁 上。唐小晨;男,身高一般,长相一般,家境……也算一般,大学毕业后华丽的失 业然后又华丽的在爹妈住的地方附近被这家「外企」聘用,合同期一年。现在已 经呆了差不多有半年的光景了,可拿到手的工资加起来没几百块。不是外国人压 榨咱这祖国的花朵啊,而是这小子基本天天惹事。刚来的时候在柜台收银,除了 结错账就是给错东西,平均每天发放出去两百多人民币,后来被发现还美其名曰 回馈大众,到了月末领薪水的时候经理告诉他是自己回馈了大众……当然也多收 过几次钱,恩…这钱九成九都装回他自己的兜里了。后来经理只好让他去送外卖, 能碰到的就一辆电动小摩托你爱咋祸害就咋祸害吧。但他完全低估了唐小晨的能 力,两个礼拜后只要他去送过的地方就再也没有人订外卖了,甚至都不要其他人 送的宁可自己穿过几条街来买。经理恨的牙痒痒啊,看他挺卖力但天天填乱子,想炒了他吧但听说他舅妈的 姐夫的叔叔好像是工商局的什幺什幺,所以很明智的选择了中庸之道。这个活宝 还得留着,但能不用的时候绝对不用,这个人嘛很有亲和了不论男女老幼一律论 哥们处。哎…这年头,难混啊……镜头拉回,拽别人领子的叫林雯,比前面这个她认为该挨千刀的大一岁,恩 ……只比唐小晨矮了一点点,椭圆形的脸蛋。大眼睛薄嘴唇,很瘦但皮肤特别好, 唐小晨刚来的时候曾经猥琐的盯着他瞅了一段时间,总体属于比大众脸漂亮很多 但离大美女级别还有比较大差距的级别。此人家境是一点不了解但她没两天就换 一双而且几个月还不重样。以唐小晨的鞋识只能认出nike阿迪NewBal ance这些牌子,剩下的店面没有就认不出来了。所以他认定此女两种情况— —一种她家根本就是作假鞋的,另一种是来这工作体验生活的……恩,看两种哪 个都不太像。我们的唐某终于是整理完裤子捋了捋下衣领然后及其真诚的说道:「哦林姐 啊,啥事这幺着急啊?」林雯听他这幺一说呆立了三秒钟,反应过来后一使劲把 唐小晨从30厘米的距离拽到10厘米然后瞪着眼睛骂道:「好哇你个王八蛋! 早上老娘跟你说今天周末让你送两份外卖,你这幺一会就忘了?」唐小晨听后一 拍脑门满脸歉意,然后一个劲摇头说:「哎呀林姐你看这事整的,我都给忘了。 这事包在我身上了……别说送外卖就是送手雷我都不含糊!话说回来,我正在这 撇大条你就……」说的人说的真真切切,但听的人怒气值瞬间直窜100马上就要爆气!「这 戏都演多少回了,每次都拍脑门!你就不能换个新鲜点的,听你这口气这活应该 是我的?」虽然心里都气炸了但林雯面上古井不波,让他看出来生气了那他心里 才爽呢。林雯松开他领子一摆手说道:「行了行了,你赶紧去吧—— 路上别撞死你, 切!」说完转身走向了大厅,临走还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唐小晨站在洗手间门口 感慨万分啊;这女的要是结婚了不得变成泼妇啊,真想不出林雯这小姑娘变成泼 妇该什幺样。哎又胡思乱想了,还别说她一瞪眼睛还挺那啥……放好外卖戴上头盔,唐小晨心里有种微微兴奋的感觉:好久没骑这乌龟车了, 在店里闷了这幺久正好出来转转。「这帮美帝国主义的资本家真王八蛋,这破车 竟然还能骑?一拐弯都能甩出去一堆零件。还是老马有预见性,要是他现在没死 我早就跟他混了。」边想着边跨上了车浑然忘了自己政治大学一口气挂了三年。 现在五月中旬天气不冷不热正好适合出来放风,骑着电动车吹着小风还真是惬意。 事实证明不思上进的人对生活是很容易满足的……「在过两条街就到了,这人还真有银子住麦凯乐。」正想着已经到了一个十 字路口,看到交通灯快变绿了唐小晨微微拧了下油门,由这破车特别慢在公路上 后面的人都催,所以一般快绿灯的时候都先起动省的憋着走不出去,可没想到今 天这车突然发飙猛的一下就窜了出去,差点出现车出去人留着的场面。唐小晨一 起步就发现不对劲下意识的踩住了车闸,电动车刚窜出去两米就停下了。本来十 字路口左右都已经没有车通过了,但主角不一样真就是不一样,突然左侧横冲出 一辆本田的大蟑螂,十字路口中间就他这一辆电动车,本田就像瞄准好了一样直 直的撞了上去……这个时侯唐小晨才来得及侧了下头。刚看清本田的标志就感觉 身体一沉像被超重了一样,感觉头被猛的往左一拉「砰」地一声头盔撞在了风挡 上…整个世界突然安静了,所有的声音和图像是被强行拽走了。当时的唐小晨心 里只有一个想法:林雯—— 老子回去了一定强x了你!神经还没来的及反映疼痛整 个身体就被大蟑螂扁平的车头铲向了空中然,后按抛物线轨迹「啪」的一下摔在 了地上。头盔已经碎了,唐小晨仰面朝天身边全是玻璃渣子,感觉眼睛雾蒙蒙的而且 胸口也喘不上来气。他想翻身站起来起来但发现胳膊已经举不起来了,浑身不能 动。黑红色的血顺着额头流到了地上,嗓子一甜猛然喷出了一口血,血落到了脸 上但感觉胸口舒服多了就像又能正常呼吸了一样,大脑里没有电影里面人临死前 把自己的人生再看一遍,(美国电影普遍使用这一个套路,个人认为比较俗套了 ……)小晨很平静的看着天上的云,耳边慢慢传来大街上各种汽车喇叭的声音和 掺杂着这人们的惊呼,心里默默的念着:「云……云……」然后断了气…… 第002章穿越古代吸了夏侯剑客唐小晨再度恢复神智之时,他已经穿越 到了古代,穿越到了一个穷书生身上,这个穷书生叫宁采臣!今年20岁。不错,就是倩女幽魂里的那个宁采臣,而且还是王祖贤版本的,因为宁采臣 现在正要如同王祖贤版本的那个哥哥,去一个叫郭北镇的镇甸收帐。该死的,想不到一下子竟然就穿越成了张国荣哥哥演的那个角色,很悲催, 不过还好,这次不是手无缚鸡之力,穿越过来的时候,唐小晨还被开了外挂,他 此时拥有了两项奇特的东西。一样一把武器,名叫噬魂,就是类似诛仙里张小凡的兵器,第二是输入自己 脑子里的一本秘笈,名叫「吸仙大法」,这本秘籍记载的是一种能够吸取各种各 样神仙妖魔的功力,类似于武侠小说里的吸星大法,而且这门功夫有四种好处, 第一,修炼之人可以获得不死不灭之身,还可以帮助任何人还阳;第二,利用噬 魂可以隔空吸取对手功力;第三,吸取的人无限制,就算是圣人也可以吸取他们 的功力为己用,并且不会有爆体的危险!第四,吸取了那个人的功力,就能学会 那个人的所有招式!一想到获得了这两样法宝,唐小晨登时很高兴,也就接受了宁采臣的身份。自此,没有了唐小晨,只有宁采臣!宁采臣此时继承了原来身体的所有记忆,自然知道自己长得很俊俏,这不禁 让他非常高兴,有好的相貌,才能好好泡泡妹妹啊!哈哈哈……当下,宁采臣就在这小溪边开始修炼。这功夫似乎天生就是为宁采臣而生,宁采臣才修炼了短短一个时辰,就完全 练成了这门功夫,这下,宁采臣绝对是欢喜无比!「哈哈哈……日后天下将任我玩乐,我无敌了!」宁采臣哈哈大笑,有这样 的作弊器,再加上不死之身,还有谁能为难自己?嘿嘿,现在还是先去找自己的小倩妹妹吧!宁采臣很淫荡地想到。这个朝代是一个架空时代,国号大华,皇帝是杨姓。此时的世道不算太平, 朝堂之中奸臣当道,不过还好,民间还未受到什幺影响,除了盗贼遍布之外,也 没啥别的。不过宁采臣却是知道,如今的国家已经被慈航普度那个妖怪控制住了,但是 宁采臣现在的目标不是他,也就暂时不去管这件事情!此时,宁采臣行走在山路上,天下着蒙蒙细雨,很快的,宁采臣来到了一座 破旧的凉亭前,在那里,宁采臣看到了这幺一幕。只见前面一个魁梧的剑客正在跟几个看起来是强盗的人比斗,那些人压根儿 就不是此人的对手,没一会儿就被这个剑客给杀了!「哼,你们这些人,敢偷我的钱袋,该死!」那剑客哼了一声,说道。宁采臣看着眼前这个人,忽然明白呢,他就是那个夏侯剑客嘛!宁采臣知道,这个人后来还要喝小倩缠绵一番,然后被杀,与其让他死在那 些妖怪身上,倒不如自己吸了他,看看自己的吸仙大法究竟威力如何!当下,宁采臣召唤出噬魂(噬魂只认宁采臣为主,宁采臣无论什幺时候,噬 魂在任何地方,都可以任意召唤),然后运用吸仙大法,那噬魂立刻发出了青色的光芒,飘在了半空。「啊……」只见那夏侯剑客大吼一声,接着他浑身抽搐,然后杨天浩就感觉 到一股温和的气息传入了他的身体里,同时还有这个夏侯剑客所学武功的记忆、 关于内功的修炼方法,真是让杨天浩觉得无比舒服。夏侯剑客只觉得浑身的内力源源不绝的外泄,他吓得魂飞魄散,可惜他根本 无法挣扎,只能任由宁采臣施为。很快的,夏侯剑客内力完全被宁采臣吸干了,忽然,宁采臣脑子里冒出一句 话:是否吸取此人元神!宁采臣愣了一下,接着心中默想,吸取!他想看看吸取对手的元神会怎幺样! 当下,宁采臣强力运功。「啊!」宁采臣登时感觉到一股强大的气息传入自己的身体里,夏侯剑客的 元神化作一道道法力,注意,是法力,而非内力,传入了宁采臣的身体里。很快的,夏侯剑客的元神被吸干了,夏侯剑客的尸体倒在了地上,而宁采臣 感觉了一下自己的身体,发现自己的身体里多出了法力,虽然看起来才一点点, 但确实是法力,吸取一个凡人的元神居然就会有法力,那要是吸取神仙妖怪的, 那还不知道有多牛逼……这不禁让宁采臣大喜。原来吸取元神还有这好处啊!难怪那个黑山老妖会那幺想吸取男人的元神, 这简直就是天大的补品啊!宁采臣当下兴高采烈的将那个夏侯剑客身上的财物洗劫一空,然后大摇大摆 地朝着郭北镇而去。行到城里,宁采臣正想找个客店投宿,先休息一下,然后再问问哪里有妖怪, 可谁知……只见不远处,好几十个衙役打扮的人猛地冲了过来,手上一手拿着大刀,一 手拿着一张画这人头像的通缉令,此时正抓着无辜百姓对照画像。他们一手一个,粗鲁地抓着一个又一个的百姓,对照之后,长得不像的便粗 鲁的推开,长得有一点点像的就立即抓走,搞得一路上的百姓换乱不堪,哭天喊 地。宁采臣看的暗暗摇头,心道如今朝野腐败,上梁不正下梁歪,如今的这些衙 役也是如此的嚣张跋扈,那句话说得好啊,宁为太平犬,不为乱世人啊!宁采臣正心中感叹着,忽然,一个衙役指着宁采臣大叫道:「这里还有一个!」 说着,好几个衙役张牙舞爪地朝宁采臣扑了过来!第003章兰若寺宁采臣大怒,心想这些家伙居然敢对自己动手,不过正好,可以吸取这些人 的元神为己用,扩充自己的法力。当下,宁采臣祭起噬魂,登时,噬魂青光大盛,吸仙大法运转而入。「啊……啊……」那几个衙役惨叫连连,他们的功力比之那夏侯剑客还差得 远,瞬间就被人将元神吸的干干净净,倒在地上死去了。街上所有的人都惊呆了,宁采臣冷笑一声,转身施展轻功,飞跃而去。过了几条街,宁采臣打算找个人问下兰若寺在哪里。他走过一个画摊的时候,那画摊老板是个四十来岁的猥琐中年男子,一见宁 采臣,立刻说道:「公子,买幅画吧……」「那个……你是叫我吗?!」宁采臣问道。「是啊公子,我就是叫你!我看您气度不凡,不如买幅画照顾一下我的生意 吧?!」那老板献媚笑道。「哦!算了,我还有事……」宁采臣刚想拒绝,忽然,他的眼睛停留在了一 张画上不动了。那画上画着一个白衣美女在河边洗头,画像栩栩如生,这美女看起来十分年 轻,眉目如画,风姿绰约,一头秀发修长乌黑,看起来颇有几分圣洁之气。宁采臣不禁暗自赞叹这个作画人的的厉害,这张画像上的美女的容貌描绘的 美丽动人,起码可以算得上上品美女,真是栩栩如生啊!而且更重要的是,这张画像和前世王祖贤版的《倩女幽魂》里面的那张美人 画像十分相似,只不过这张画上的美人儿要比电影里画的还美得多而已。难道这就是聂小倩的那张画像?宁采臣心中登时惊喜若狂,心想不管是不是 赶紧买下来再说!当下,宁采臣指着那张美人洗头的画像说道:「老板,我要那张画!」老板一听,心中一喜,心道总算有生意了。当下老板呵呵一笑,赶忙取下画, 说道:「哎呀,公子你真有品位啊!这张画上的美人儿可是绝色美女啊!可惜在 一年多前被山贼抓住,不愿受辱,咬舌自尽了,真是可怜啊!一共是六两银子! 谢谢惠顾!」宁采臣听了,心中已经确定是小倩无疑,当下心中喜滋滋的,付了银子之后, 宁采臣将画拿过来在上面施了个法,让雨水无法近它的身,接着拿着画边走边欣 赏起来,只觉画中美人之美,却是从所未见。……兰若寺本来是金华的一座规模宏大、历史悠久的大寺庙,以前的香火十分旺 盛,庙堂规模也极其宏大,庙中和尚整整有一百多个,可谓兴盛之极。可是这几年来时局不定,贪官污吏欺压百姓久而有之,所以渐渐地兰若寺的 香火也就开始走下坡路,和尚们也开始一个个的离开,最后整个兰若寺就这样荒 废了,成为一座破寺。也因此,这里被外号姥姥的一只千年树妖霸占了这里,带 着手下的几个美丽女鬼在此害人,因此此地成为了金华人绝不敢踏足的禁地。宁采臣跟人问明白了兰若寺的地址之后(当然,费了一番功夫,因为很多人 都不敢提兰若寺),就施展轻身功夫来到这里。此时他吸了好几个人的元神,功 力进步的很快,短短十几分钟就从城里来到了这里。此时,宁采臣走到兰若寺门前,只见一块破旧的石碑上赫然刻着「兰若寺」 三个字,后面便是一座破旧不堪的古庙,期间乌鸦横飞乱叫,房屋破旧,房门皆 是歪倒不稳,到处生满了蜘蛛网,再加上兰若寺四周不断刮起的强烈阴风,一般 人到这里恐怕都要心惊胆战。不过宁采臣毕竟不是普通人,此时自然是毫不害怕,心中激动,大踏步地往 里走了进去才刚走进去,忽然,一道黑影猛地窜了出来,如闪电般朝宁采臣撞来。宁采臣一惊,随意一闪,躲过黑影。那黑影快速窜到宁采臣身后,停了下来, 站落在地。宁采臣一见,原来这是个四十来岁的男人,身穿一身黑色武士装,一脸大胡 子,相貌威武,身材高大,背上背着一柄长剑,看起来是位侠士,心中暗叹方才 那一下来的好快,一般人恐怕根本看不清楚,立时就会被撞死或者撞晕。那大胡子此时脸上吃惊,一脸疑惑地看着宁采臣,说道:「小子,你是什幺 人?来这里干什幺?!」宁采臣见这人好生无礼,别过头去说道:「大胡子,你又不是我什幺人,我 为什幺要告诉你啊?!」那大胡子也不生气,上前拉住宁采臣说道:「你能躲过我一下撞击,也算有 些本事,我也不隐瞒你了!这个地方有鬼,你赶紧离开这里,不要妄自送了性命!」「有鬼?大胡子?侠客……」宁采臣忽的想起一个人来,赶忙问道,「不知 这位先生高姓大名?」那大胡子一愣,继而说道:「我们不过都是行路之人,何必知道名字?我劝 你你速速离去,不要妄自送了性命!」宁采臣一听,微微一笑,说道:「你不说名字,我却知道你是谁,你姓燕, 名赤霞,对不对?!」那大胡子正是燕赤霞,方才他在兰若寺看到宁采臣,还以为他也是来投宿的 书生,不想他被鬼怪所害,这才出来想将他撞晕带走,可谁知宁采臣不但避过了 他的撞击,此时还道破了他的名头。燕赤霞不禁大吃一惊,当下下意识地右手击 出,便要扣住宁采臣的肩膀,逼问他如何知道自己的身份。可宁采臣是何等人物,如何会被燕赤霞制住?但他此时不闪不避,任由燕赤 霞的右手在一瞬之间就扣住了自己的左肩琵琶骨。可谁知燕赤霞的手才刚触到宁采臣的肩膀,就登时感觉到一股强大的吸力传 来,自身的法力竟然源源外泄,不禁让燕赤霞瞬间大惊失色。